你的位置:藏宝图 > 藏宝图 > 正文

人间 嫁给强奸犯的初恋我该怎么帮你?

更新时间:2019-08-11

  2016年7月,我在老家镇上遇见了同学严晓冬。有些年没见了,一开始她对我笑,我完全没认出来,直到她喊出我的名字。

  严晓冬的变化实在太大了,油腻的短发上都是头屑,尘土满面、皮肤粗糙干裂,鼻头上全是碎屑,有些还渗出了血。她站在在小店门口,身边围着两个小女孩,怀里还抱着一个。

  我愣住说不出话来,满脑子里都是——逝水流年、面目全非啊。直到严晓冬笑着调侃我“贵人多忘事”,我才看到她嘴角边的小梨涡还在,连忙解释说,自己是没有戴眼镜、看不清人。

  她又转过身催促两个女儿,“还不快喊叔叔——这个叔叔是妈妈最厉害的同学,你们长大后要像他一样有出息。”两个小女孩还是怯生生地不敢喊。

  “3个小孩都是你的?”我明知故问。在我们那里,生了3个女儿,就意味着他们一直在努力想要个儿子。

  严晓冬没有回答我,怀里的婴儿哭了起来,她撩起上衣,露出乳房,给小孩喂起奶来。我转过身去,盯着地上看,更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  “过去那个女孩那么好,我也没见你有多喜欢。”严晓冬没有看我,拉下衣服,揉了揉胸部。

  我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,放在婴儿怀里,说实在抱歉,没能来喝小孩的满月酒,失礼了。

  严晓冬说,前段时间她就找人要了我的号码,“想等时机合适再给你打个电话的,没想到今天就遇见你了。算起来,我们快10年没见了吧。”听她说需要帮忙,我满口应下,多年前我欠了她不少人情,一直没有机会还。

  “是……”她还没开口,一名男子就扛了一包东西走进店里,将包裹重重地砸在地上,对着严晓冬开口训斥:“杵在这里卖笑呢!瞅你那身材,躺着跟棺材板一样。”

  我认识严晓冬的老公,他比她大10岁,跟以前一样脾气暴躁、满嘴粗话。只不过现在看着更老了,穿着人字拖,头发长时间没有修剪,面颊深凹、胡子拉碴、一脸凶相,瘦得像根枯在地里没有拔的高粱秆子。

  我曾和他打过两次交道,可能时间有些久了,他没有认出我,以为我是来店里买东西的顾客,对我很客气,掏出一根烟递给我,让我随便看看。

  我连忙摆手,说自己不抽烟,看了一眼严晓冬,想她要是不继续说事的话,我就打算先走了。

  “老同学,留下来吃个中午饭吧,反正有事情要麻烦你。”怕我有所顾虑,严晓冬瞟了她老公一眼,补充道,“没关系的,是小孩的户口问题。我们知道你可能帮得上忙,早些日子他就说要请你喝酒,难得有机会,你就赏个脸。”

  “噢!你们老同学难得聚一下……镇里那帮短命鬼,就知道抢钱。你知道的,我们生了老大才扯的证,他们说要罚款2万,几年来,加上什么滞纳金,都要3万块了。不交钱那帮人就不给户口,不准入学,老大现在快8岁了,学校不肯收。”他似乎忘了以前那些事,对我很热情,见我不抽烟,又掏出槟榔递给我。

  “你个死人,还不去做饭!戳一下动一下,僵尸还知道自己跳,你死了头七了吗?”他又转身吼严晓冬。正在打闹的两个女孩显然被吓到了,安静下来,缩在墙根,瞪大了眼睛四处看。我如坐针毡,想发脾气,却没有半分理由,想开口劝劝,也无能为力,只能起身离开。严晓冬匆忙跑了过来,挡在我前面,“你要是看得起我,就在这里吃一顿饭。”

  严晓冬用背带背着孩子,一个人在厨房忙碌,我想去厨房看看,似乎也不太合适。她老公说不用等她,就着菜热喝上几杯。他不停地抖腿,哼着小曲先给自己倒上,时不时用右手挠后背。我捂住杯口,不让他倒,说要开车。他起身握住我的杯子,说这破地方没交警的,他平时喝了酒还敢开货车,“你要是看得起我,就喝一杯。”

  “人家老婆身上是一股迷人的香水味,她倒好,一股呛鼻的妇炎洁的味道,用一下,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发炎,什么白带增多、宫颈糜烂,一个女人,晚上睡觉打呼噜,扇她耳光都不醒,我只能喊皇天啊……”他面红耳赤、滔滔不绝,严晓冬还在手忙脚乱地忙碌着,偶尔端个菜出来听到了只言片语,只是皱一下眉头,一句辩驳都没有。

  初遇严晓冬时,我确实是一个瘸子——大腿粉碎性骨折,后来引发骨髓炎。家里没人管,也没有及时进行康复训练,导致肌肉粘连,行走很不便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连家里的亲戚们都会嘲笑我,有一天伯父来到我的房间外,不知是担心还是什么,倚靠着门框,吸一口烟朝屋里喊着说:“你这个样子,以后娶老婆怕是没戏了。只能盼你爸保佑你,看哪里有和你一样断手断脚、或者脑子不清醒的女人能看上你。倒也不是没可能……”

  我以为她会是那种冰雪美人,仔细观察了几天,才发现她很爱笑,对同学也很热情,有人开口相求,她一般都不会拒绝,只要听说谁生病了,她马上会去联系医务室;她也喜欢参加集体活动,主持班会、布置文艺汇演的场地,都是她的工作。她是那么的伶俐乖巧,字写得很好看,会画画,能做手工花,还是班里唯一一个能织毛线衣卖钱的人,课后总有很多女生跑过来向她讨教编织针法。

  那时的我不大爱说话,她便时不时转过身来,递一把瓜子给我,顺便问问我的情况。

  严晓冬很用功,早自习读书的声音是全班最大的,只是一首诗读了40分钟还是记不住,一个和差化积的公式总是读了又读,最终还是会弄混。每逢各科老师提问,不管会不会,她总是第一个举手,虽然很少答对,但老师们都很喜欢她,说至少她的学习态度是端正的,“只要能开口就赢了一半了,总比一个班死气沉沉的没人回应好。”我们也习惯了,有这么一个人能帮我们带动学习气氛。

  那时我确实很自卑,只要一站起来走路,就会莫名地难过起来,连上台领奖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同桌见状,就给我介绍了她的好朋友,那女孩就在我曾考上的重点高中读书,我们经常通信相互勉励,并相约在武汉大学见。她是我从小到大认识的、唯一一个会对我说“生如逆旅,终究涅槃”的人,也只有接到她的回信,我才觉得自己站在人群里,并没那么傻。

  高二的语文老师讲课很无聊,学校缺语文老师,她本是教英语的,水平不行,脾气很大。上课不到一个月,我就跟她结下了梁子。那天她教古文,课文是李白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。她一开口就把“天姥”读成了“天老”,我提醒了几次,她依然没有改口。

  那天,严晓冬给我说,反正也考不上大学,她其实早就想出去打工了,“出了这件事后,我知道老师们一直在护你周全,我放心了。”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,有点不舍,嘴上却说,人各有志,打工也挺好的。但要是能参加一下高考,就最好不过了,打工也不急在这一时。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

  我看完她所有的信,发疯了似的想砸东西,水桶、暖水壶的碎片满地都是,最后,我抱着一床破棉絮,哭了起来——我承认,我被感动了,这与爱情无关,就像是忽然有了一个家,终于遇见了一个真正关心我的人——我想砸碎从前那个没出息却又清高可笑的自己,我努力地回忆着严晓冬对我笑的样子,突然发现,一切其实都是那么美好。

  她说她很喜欢给我写信,“尽管知道你时间紧,还是希望你偶尔能给我回一封信来。”

 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,觉得自己的学校那么好,4月有白玉兰,8月有丹桂,那棵高大的梧桐树总是永远不会老似的张开双臂,泥土柔软,后山的茶耳朵香甜……我照着信里她留给我的手机号码打去电话。听到是我的声音,她先是笑,然后就哭了起来,“考得好吗?”

  2017年12月,我带着一位当事人在当地医院验伤的时候,再次见到了严晓冬。她的手吊着绷带,说是被她老公打的。我问她什么时候拆石膏。她没答话,只说想和我聊会儿天,不用刻意找地方,就坐在医院门口的水泥墩子上,也挺好的。

  严晓冬从来没有接受他的钱,却在心里认定了他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。她说,那时候男人还经常夸我,说我有志气、年轻有为,以后肯定会出人头地。严晓冬心生欢喜,把他当成大哥哥,两人越发亲近,也越发无线月中旬的某个周末,他向严晓冬发出邀请,说自己好久没吃家常菜了,自己又不会做,如果严晓冬肯帮他实现这个愿望,他感激不尽。

  关于“人间”(the Livings)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、题目设想、合作意向、费用协商等等,请致信: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