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藏宝图 > 藏宝图 > 正文

人间篇第六章_许星

更新时间:2019-10-07

  考试日期定下来之后,她抽空去游泳池练习了几次,张阿牢二话没说,一直在池子边上坐着,最开始说法是担心她再出危险。

  许星微说:“你看你,说话前后矛盾,一边吧,说你自己挣的多,一边吧,说还教游泳兼职,你到底怎么回事?一句实话都没有!”

  “正因为教游泳兼职,所以才挣得多,你自己算算,一个人九百,像你这样的人我教过一千个,那是多少钱!将近一百万,你知道一百万要吃多少鱼头吗?”

  张阿牢这次请她吃鱼头,那么大一只鱼头,用巨大的盘端上来,一半剁椒一半酱椒,吃到末了,还倒进去一大份面条。

  “游完泳就得吃辣的,因为水是至阴,寒的很,所以要吃辣的发一发,把寒气逼出来。”张阿牢又开始展示中医理论。

  “这是售后服务的一部分。你看,我好不容易教个……不是,我好不容易把你这么笨的人都教会了游泳,都说了,我们课程是包教包会,所以还不得及时提供售后,请你吃饭,鼓励你好好练习,好好考试,不然万一你考试不及格,岂不得免费重教?太不划算了。”

  许星微有点愠怒,决定待会儿请他吃湖南菜,首先就点个特别特别辣的擂辣椒,这样他就吃不了别的菜了。

  轮到她考试的时候,她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站在池子边上看了一眼四面的观众席。游泳馆里因为考试暂时不对外开放,所以没什么人,倒是孙应如和应栩栩都来了,两个人都举着手机给她拍视频叫她加油。

  她游得特别好,特别稳,简直是史上发挥最好的一次,心无旁骛,只注意自己每一次换气的节奏,还有手脚的配合。游到头了然后按照教练啊不,张阿牢教过无次的姿式转身,脚在泳池壁上一蹬。

  只是因为这一转身,想到张阿牢她就觉得有点异样,说不出来哪里异样,但她越是命令自己不要去想他,越是脑子里越来越清楚浮现他拆鱼头的模样,他拆鱼头简直像外科手术那样精准,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学中医的,不过也许中医也学过解剖?不过论到动作精准还是得杨戬师兄吧,有一次她有幸看到他做手术,那个狠准稳,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……

  许星微拼命的向前划水,动作越来越快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乱七八糟的念头不再往脑子里涌。

  幸好一口水都没呛,她觉得还挺顺的,几乎没过多久,就坚持到了最后一程,她浮出水面的时候,正好外面狂风大作,一道闪电劈过,旋即近在耳畔一般轰一声巨响,这个雷打得特别厉害,整座游泳馆似乎都震了一震,然后场馆外不远处的车都被震得警报声大作起来。

  大概这道雷太惊人了,许星微从水里爬起来的时候,看到体育老师捏着秒表,正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。许星微又看了眼身后,大家竟然都还没游到池子的一半。

  是有点小遗憾,生平第一次这么拼命的游,说不定以后都游不出这个速度了呢,没被拍下来做纪念太遗憾了。不过也没关系,考试终于及格了不是吗?

  教练的秒表在打雷的时候也烧了机芯,所以她们这一场的个人成绩都没了记录,不过没关系,她第一个冲到了终点,目测肯定及格的。

  许星微一高兴,就把张阿牢言而无信,没有莅临考试的事给忘了。收拾收拾回寝室,还跟孙应如和应栩栩两个人出去学校外面的小馆子大吃了一顿。结果回寝室的路上,乐极生悲,也不知道吃了什么,应栩栩突然过敏了,起了一片片红疙瘩。

  应栩栩还说算了算了回去吃片朴息敏,孙应如说:“作为一个临床医学生你不知道这种事会要命的吗?”

  应栩栩被两个室友押进了附医急诊挂号,许星微拿出手机念念有词:“一定得是是是是……”

  “看值班表呢!”许星微失望极了:“我还指望是杨戬师兄值夜班呢!结果不是!”

  “就算是他值夜班,我看急诊,跟他也八竿子打不着啊。”应栩栩有气无力的说:“费心了啊。”

  许星微说:“没有机会创造机会,都说了是我的地盘,但却埋下了较高的健康风险。二四六开奖,如果今天真是他夜班,你跟我去后边取个东西啊,或者就是买点水果去看值班的师兄,又怎么了!”

  “你一点迷妹的心情都不能理解。”应栩栩说:“我这过敏过得鼻青脸肿,怎么可以见爱豆!”

  果然是杨戬,难得不穿医生袍,还是一身的白,素得像雪,不染尘埃。绝少有男人可以将白色穿得这样好看,不过是白色休闲裤和白色POLO衫,偏他穿着像月色一般高洁出尘。

  应栩栩急得往孙应如身后一躲,许星微死命想拽她她都不动,不料杨戬一抬眼看到了许星微,径直朝这边走过来。

  杨戬的声音还是那般悦耳好听,别人都说他是冰山,只有她每次都觉得春风又度玉门关,他就是春风一样的人。

  许星微只好回头冲应栩栩傻笑,应栩栩只得从孙应如身后慢慢转过脸来,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摸出一个口罩戴着应急,只露出一双眼睛滴溜溜,眼神游移不定。

  杨戬倒是医者父母心,很认真的看了她手腕上过敏的红疹,确认没有生命危险,然后说:“没什么大碍,你们等急诊医生再看一眼,开点药吧。”

  许星微已经看到杨戬手腕上挂着一个袋子,正是附医装药的那种塑料袋,问:“师兄你不舒服啊?怎么开了药?”

  许星微安慰她:“你戴着口罩呢,他压根看不到你的脸。再说了,他都没看你的脸,就看了看你手腕上的疹子。”

  应栩栩更要哭了:“太惨了,以后一见到他,他就想起我手腕上的疹子!这么差的第一印象,我不要活了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许星微绞尽脑汁都没法安慰应栩栩,最后还是孙应如一句话搞定:“他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下次见到他,告诉他过敏出疹子的是孙应如不就得了!你从来没有见过他!从来没有!”

  许星微觉得这法子挺好,于是仗义的拍胸脯:“对,你从来没见过他,过敏的是孙应如!我会记得跟师兄这样说的!”

  结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杨戬问她:“你那个过敏的同学,后来怎么样了,没事吧?”

  病历上写着名字,作为一个超级牛叉的外科医生,一眼扫过去,再细微的血管都清清楚楚,何况病历封面上那么大三个字!

  许星微从师兄的办公室出来,不由得气馁的踹了一脚走廊里种着发财树的缸,踹得她自己跳着脚吸气,好痛啊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