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藏宝图 > 今期新老藏宝图 > 正文

女帝本色 第十三章耶律祁的下落

更新时间:2019-09-09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寒光迫人,暗夜里闪烁的厉眸似要择人而噬,气氛紧张,景横波却轻轻地笑了。

  “喂,我说,”景横波端着下巴,指尖对着那群黑衣人,“现在难道不是该先把囚犯截下来,把敢于劫囚的狂徒都处理掉,再清理门户吗?你这么急着要针对我,不会是想先制造一场混乱,好让这群家伙趁乱溜走吧?”

  火光下雷熙脸色有些发青,随即硬声道:“你倒是牙尖嘴利,但你和这群劫囚者是一伙,先拿下你,再拿下他们,也一样!”

  “可不能拿我们。”那群黑衣人笑着晃着手中纸袋,“逼急了,我们一撕,所有囚犯就得毙命。死一个好还是全部死好,这笔账你们该会算吧?”霍然脸色一变,厉声道,“退后!都退后!不然我就全杀了这帐篷里的囚犯,到时候你们也是死罪!”

  兵士齐齐变色,蒋亚神情为难,雷熙目光闪动,轻声道:“可不能让这些人都死了,走一个耶律家的,还可以说耶律家势大,趁乱抢人,你我顶多背个处分。如果全部死了,咱们怎么担得起这责任?”

  蒋亚沉吟着,半晌铁青着脸挥了挥手,那群黑衣人得意地微笑,眼看士兵们慢慢撤开了包围圈。

  包围圈对他们撤开,却没有对景横波撤开,那群黑衣人的领头者目光一转,盯着景横波,嘎嘎笑道:“小兄弟,你立了大功,咱们本该带你走的,只是你也看见了,如今情势不利,咱们也顾不得你了,你且好自为之吧!”

  说完大笑着纵身而起,其余黑衣人紧随其后,雷熙冷着脸一指景横波,道:“拿下!”

  “别走!”这一声和雷熙同时,声音更冷,发自景横波身后,众人回头,就看见隔壁帐篷里,缓缓走出高高瘦瘦的白色身影,却是南瑾。

  南瑾身后帐篷掀开,露出一大堆人体,一个叠一个叠罗汉一样堆着,看上去是一群衣着华丽的年轻人,最上面一个人脸色青白地昏迷着,南瑾走过去,一把揪住那人头发,香港挂牌玄机,对那群黑衣人道:“救了老大,丢下老七?”

  黑衣人惊呼:“七公子!”一群人脸色大变,纵起的身形不由自主落了下来。领头黑衣人脸上汗水滚滚而下——今晚行动本是七公子耶律哲策划,但行动前七公子忽然失踪,当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好在城中还有别人主持,当即决定继续按原计划进行,谁知道一切顺利,救出了大公子,却看见七公子被困在了营中!不仅七公子,临州贵族子弟,乃至大都几位重要人物,都在里面!

  更重要的是,这样一来,今晚的营救计划也就毫无意义,便是此时抛下七公子带走大公子,还有那许多的贵族子弟都不理,事后耶律家族一定会被其余同盟责难。

  景横波也有些诧异地看着那堆人质,难道是南瑾趁乱绑来了这群公子哥儿?她什么时候这么聪明爱管闲事了?不过绑来这群人谈何容易?

  此时变出突然,大多数将士莫名其妙,不明白这些人好端端的怎么忽然不走了,连蒋亚也在愕然四处张望,景横波忽然格格一笑,盯着雷熙,曼声道:“雷副队长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怎么,你认识这些新冒出来的人质吗?”

  “我只是问一声你认不认识这些人质,哪来的胡言乱语?”景横波笑吟吟地道,“瞧起来,你和那几位黑衣大哥,脸色一般难看呢。”

  “叛徒!”雷熙眉毛一挑,“这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谗言中伤,是要搅乱局势,好趁机逃脱吗?”

  “够了。”蒋亚忽然皱眉道,“查办奸细的事等会再说,先把眼前事情解决要紧。”

  “把他先押下去,等会审问。”蒋亚看也不看景横波,挥挥手,他无心现在听这样的纠纷,注意力都在那群劫囚的人身上。

  雷熙手按在刀上,目光闪动盯着景横波,大有景横波敢拒捕他就让她血溅当场的意思,景横波却出乎他的意料,根本没有反抗,叹了口气,任由那些士兵带走,雷熙盯着她的背影,目光阴鸷,随即转过头来。

  场中那群黑衣人惊怔了半晌,终于还是做了决定——被俘的人质太多,要救也救不了,还会让自己等人全部失陷,不如救出一个是一个,先把大公子送出去再说。

  人质堆上,最上面的耶律哲抬起头来,目光怨毒地盯着远去的黑衣人们——家族永远都这样,同样是耶律家族的子弟,大公子的性命,永远都比他们重要!

  她忽然觉得旁边有道异样的目光,转头看见是南瑾,这平常脸容麻木的姑娘,正用一种意味难明的目光盯着她,景横波有点诧异,却也没有多想,身后士兵对南瑾十分恭敬地一笑,却猛力推搡着她,“磨蹭什么?快走!”

  景横波笑笑,不以为杵。这群士兵先前得南瑾相救,看见南瑾高绝的武功,此刻又见她掳来这许多人质,军中一向钦佩强者,自然眼光不同。倒是她,看起来十足废物一个,还有通敌嫌疑,没给她抽冷子一刀,就算客气了。

  耶律哲背上微微水汽,显然刚才曾经凝了冰雪,那些冰雪凝成特异形状,但只有她一人看见。

  雷熙却在他身边笑道:“队长也不必为难,如今咱们多了许多人质,看那样子还是临州贵族子弟,正好拿来和临州各大家族谈判,交换回囚犯不就是了?”

  雷熙神色一凛,随即笑道:“刚才那黑衣人喊出一声七公子,想必是耶律世家七公子,能和七公子在一起的,自然是临州豪门子弟。”

  “你说得也是。”蒋亚心事重重地点头,“对方一定不肯善罢甘休,咱们还要加强防备才是。”

  “队长放心,我一定安排妥帖。你忙碌半夜,后头还有要务,不如先休憩一会。”

  蒋亚手中的剑垂了下来,疲惫地看一眼天色,道:“那些劫囚的人刚走,估计马上也不会有人来,大家都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好了。”

  雷熙却道他没有及时抓到奸细,导致耶律旻被救走,将功折罪,愿意继续守夜,蒋亚劝说几句,拗不过他,也便应了。当即命令先前外围奋战的士兵短暂休息,内围士兵守夜加强戒备。

  雷熙带着亲信士兵,亲自守在耶律哲等人的帐篷前,南瑾也离开帐篷去休息,经过景横波所在的帐篷时,忽然停了停。

  帐篷外依稀灯火,映出帐篷里的人身影单薄,她似乎背靠着帐篷,垂着头,也不知道在睡觉还是在沉思。

  帐篷里没有动静,南瑾也不走,好一会儿,才听见景横波疲倦的声音,“我的爱人。”

  风忽然静了,远处野鸟翅尖掠动树梢、树叶端露珠滴落、荒草上夜虫唧唧,都似瞬间听闻。

  风也似忽然紧了,野鸟从树梢栽落,露珠将滴未滴转瞬消失,夜虫不鸣,天地不亮。

  黎明前总是最黑暗,也是最好睡的时辰,激战了一夜的士兵们,发出的鼾声几乎十里外也可以听闻。

  他看看周围几个亲信士兵,士兵对他点点头,他又看看营地,注意到南瑾早已离开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帐篷里那堆人质还叠着,只有最上头耶律哲是醒着的,正用阴鸷的眼神盯着他,冷笑低声道:“算你识相。”

  雷熙冷着脸,他何尝愿意这么冒险?无奈被人家抓了把柄,答应帮那一次,谁知道救走了大公子,却又被掳来七公子,那群黑衣人临走时的眼色他看懂了,还得再帮一次,不然就继续和他过不去,涉及到自己的秘密,也会被捅出来。

  那些耶律家族的人临走时暗示,不会走远,会在附近等着接应,他只要将这群人放出去便好。

  然而走近了才发现,这些人没有锁链捆绑也没有任何禁制,只是浑身僵硬,似乎都被冻僵了,但这种天气,怎么会被冻僵?

  “走不掉的。”耶律哲神色阴沉,“他们动不了,而你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出去。”

  雷熙也发现了这一点,额头冷汗滚滚而下,将唯一勉强能动的耶律哲扶下来。两人呆立在帐篷里,对望一眼。

  黑暗的帐篷里,刀尖入肉声响不绝,伴随着血液喷涌的噗噗之声,浓郁血腥气氤氲开来。

  血花飞溅里,那些僵硬不能动弹的公子哥们惊骇地瞪大眼睛,死也想不到,平日里和自己一同章台走马称兄道弟的耶律哲,竟然会突下杀手,更想不到那个布置在军中的内奸,竟然也这么心狠手毒,他们喉间僵硬,无法叫喊,很多人到死都满眼疑问——为何要这么做?难道不怕日后各大豪门的追究吗?

  雷熙救不走全部人,就一定会被对方怪责,那么自己的身份和秘密就有泄露的危险。

  所以这些人都得死,把他们的死推给这支军队,临州豪门乃至大都贵族,就会和这支军队不死不休,他们不仅逃脱了责任,还可以报仇。

  鲜血飞溅,耶律哲下手很快,一边抹人家脖子,一边将刀也在自己臂上狠狠一勒。

  雷熙刚将一个有些僵硬的躯体翻开,那身体却太硬,眼看要落地会发出声音,他急忙去接,却有一只手,比他快一步,轻轻接住了那人的身体,笑道:“悠着点。”

  这一眼让他险些晕去,第一反应就是看一眼外面,外头不远处关押景横波的帐篷仍亮着灯,有人站岗,没人惊呼被关押的人不在。

  她是故意慢一步的,只有这两个人动了手,让那群公子哥看见他们杀人,才能成功离间耶律世家和其余世家的关系,才能让耶律世家在禹国无法生存,才能让禹国出现大乱,她才好浑水摸鱼。反正这些世家公子,横行不法,鱼肉乡民,坏事也没少做。

  “砰。”一声闷响,下一瞬两人翻倒在地,门口,不知何时已经站了面无表情的南瑾。

  “砰”一声,两人撞在一起,面前的人已经不见了。随即两人后领被一双冰凉柔软的手抓住,额头对着额头,狠狠一碰。

  “啪。”眼前似有漫天星花四溅,两人额头一片青紫,翻着眼睛,险些被各自的额头撞晕。

  女子慵懒的笑声响在他们颈后,“心一样的黑,人一样的狠,果然额头也一样的硬。”

  笑声里,耶律哲瞪大眼睛,看着帐篷里桌案上的灯火忽然自己移动起来,落到了身后人的掌心。

  身后景横波呵呵一笑,耶律哲立即住口,眼看帐篷一角的绳子自动飞了起来,落在自己身上,心里终于确定,身后果然是女王。

  女王以轻功和控物名动天下,当然很多人认为这是她的武功,耶律世家这样的大族,对女王的能力自然比别人清楚。耶律哲也听说过,但怎么也想不到,女王竟然会扮成小兵,跟随押送队伍来到禹国,直到刚才看见她神出鬼没的瞬移,和远程控物,心念一闪,才喊出了那一句。

  想到女王,就想到大半年前发生的一件事,以及听说的一些小道消息,他心中一动,忽然替自己找寻到了一线生机。

  景横波冰凉的手指摸索在他咽喉上,笑道:“亲。我要不要给你个痛快?不然你说,那些临州豪门,乃至禹国王室,会不会将你五马分尸?啊,耶律世家只怕也不会放过你呢,你给他们惹了这么大的麻烦。”

  冰冷的手指刺激着喉头肌肤,激起一阵阵不能自控的痉挛,耶律哲似乎嗅见了杀气,森然凛冽,血气森森地逼来,他甚至能感觉到,现在女王心情不怎么好。

  联想到近期女王的名声,他浑身一阵颤抖,忽然低声道:“陛下……陛下!救我一命,我有你需要的重要信息,和你交换!”